毛泽东与麻将

     打麻将曾经是毛泽东所喜爱的一项娱乐活动。工作之余,他常常以打麻将来消遣。在延安时期,他经常和叶剑英及他的政治秘书师哲等人一起打麻将。
     别人打麻将是聚精会神,专心致志。毛泽东则不然,他从不把任何娱乐性活动视为单纯的休息,他经常一边打牌,一边不停地吸烟,同时在脑海里思考着党、国家和军队的大事,一旦他的问题思考成熟,即使是活动刚刚开始或大家玩兴正浓,他也会立即起身,匆匆离席而去。倘若问题没有思考出结果,他就会在牌桌上一直 “ 泡 ” 下去。
     有时,毛泽东打麻将特别健谈,他能从麻将的排列组合中找出辩证关系,进而借题发挥,向大家讲述一些引人深思的哲理,使人在娱乐中受到教育。
     一次,毛泽东和叶剑英等同志一起玩麻将,第一盘开始,毛泽东就幽默地说: “ 咱们今天 ‘ 搬砖 ' 喽! ” 同志们以为他是随口说笑话,都没有在意。毛泽东发现大家没有理解,就解释说:打麻将就好比面对这么一堆 “ 砖头 ” ,这堆砖头就好比一项艰苦的工作,不仅要用力气一次一次、一摞一摞地把它搬完,还要开动脑筋,发挥智慧,施展才能,就像调兵遣将、进攻敌人一样,灵活利用这一块一块 “ 砖头 ” ,使它们各得其所,充分发挥作用。你们说对不对?同志们听后才明白了他一再说的 “ 搬砖头 ” 的含义,都笑了起来。这次打麻将一连打了数盘,毛泽东越打越有兴趣。他边打边说:打麻将里边有辩证法。有人一看到手上的 “ 点数 ” 不好,就摇头叹气,这种态度,我看不可取。世界上一切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。打麻将也是这样,就是最坏的 “ 点数 ” ,只要统筹调配,安排使用得当,也会以劣代优,以弱胜强。相反,胸无全局,调配失利,再好的 “ 点数 ” 拿在手里,也会转胜为败。最好的可能转变成最坏的,事在人为!说到这里,他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。
     另一次,毛泽东竟把麻将同反对封建迷信联系了起来。他说:麻将和神一样,都是人做的,目的都是用,不过用处不同,人们打麻将是为了消遣娱乐,而神则不同。人们创造神是为了征服自然,主宰世界,借它来实现自己的理想,比如人们创造的龙王就是为了让它上天行好事,四方呈吉祥。
     毛泽东还曾巧妙地借助麻将的术语做统战工作,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刘斐,原是国民党高级将领,曾代表国民党到北平同共产党人谈判。和谈失败后,刘斐思想斗争十分激烈,是留北平呢?还是回南京?一次宴会上,他和毛泽东谈话时,以麻将为题,试探着问道: “ 打麻将是清一色好还是平和好? ” 毛泽东想了想,笑着答道: “ 清一色难和,还是平和好。 ” 刘斐豁然领悟: “ 平和好,那么还有我一份。 ” 就这样,毛泽东的一席话终于使刘斐下决心留在了北京。摘自《书刊报》

     《人民日报海外版》 ( 2000 年 07 月 08 日 第四版 )

 
毛泽东玩麻将多妙想

 

    毛泽东兴趣广泛,在日理万机中会忙中偷闲。他喜欢听京剧、游泳和打乒乓球等。毛泽东也爱打麻将,在他的遗物中就有两副麻将牌,一副为牛骨质地,橙色,装在有金属搭扣的棕色牛皮箱中;另一副为塑料质地,呈淡绿色,装在带拉链的棕色牛皮箱中。
    那么,麻将在毛泽东的生活中,演绎了一些什么故事呢?

“十三不靠”吵吵闹闹

    在延安时期,毛泽东日夜操劳,加上生活条件艰苦,保健医生马海德担心他这样长期工作身体会吃不消,就想用打麻将的方式来松弛毛泽东的神经。可是毛泽东打麻将也像指挥战斗一样全神贯注,马海德就不断地想办法分散他的精力。
    后来,马海德发现毛泽东最不喜欢“十三不靠”。因为这是一种很怪的打法,特点是全靠自己摸牌,只有和牌时可以用别人打出来的牌来和。为了凑这个不靠,打牌的人经常在手里捏着别人需要的牌久久不放。毛泽东说这种打法既没有学问,又有很大的破坏作用。可马海德偏偏就总爱打“十三不靠”。
有一次,马海德捏着毛泽东要和的牌不放,这一把被别人和了。毛泽东嗔怪道:“都是老马打十三不靠闹的,你就不能打别的牌吗?”马海德笑眯眯地说:“这也是你们教我的呀!不然我就不会打十三不靠。”毛泽东马上接上说:“那不行,以后我们打牌取消十三不靠。”马海德调皮地说:“取消十三不靠,我就不跟你们玩了。”
    两个人像孩子似的争个不休,最后还是毛泽东让步了,他无可奈何地说:“好,好,就打你的十三不靠吧!真是怪人打怪牌。”
    结束打牌后,毛泽东轻松地伸伸胳膊。马海德说:“怎么样,主席,争争吵吵,比干打八圈开心多了吧!”毛泽东恍然大悟,笑着说:“亏你老马想得出来。”马海德说:“这对松弛你的神经有好处,否则你打牌脑子也不休息,怎么行啊?”毛泽东双手抱拳打趣地说:“那就感谢博士了!”

笑言刘斐“平和”好

    1949年,当国共谈判代表在北平达成《国内和平协定》之后,毛泽东在北京中南海接见国民党谈判代表刘斐和黄绍竑。那天天气晴朗,风清气爽,但刘斐的心却阴霾重重,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茫然无着。
毛泽东锐眼识人,在接见的过程中,毛泽东以拉家常的方式与他们交谈,这使刘斐紧张的心情和缓了许多。后来毛泽东留他们一同进餐,边吃边谈。当谈到个人爱好时,刘斐借机向毛泽东试探道:“你会打麻将吗?”毛泽东随口答道:“晓得些,晓得些。”刘斐接着问:“你爱打清一色呢?还是喜欢打平和?”毛泽东反应敏捷,立即明白了提出这个问题的用意,笑着答道:“平和,平和,还是平和好,只要和了就行了。”
    这一语双关、意味深长的回答解除了刘斐的许多顾虑,从而增强了他向共产党靠拢的信心。于是,刘斐满意地笑道:“平和好,那么还有我一份。”后来,国民党拒绝在《国内和平协定》上签字,和谈破裂。刘斐真的定下决心,留在了北平。此事一时传为佳话。

玩麻将时常突然告退

    毛泽东打麻将有一个最突出的特点,就是不单纯为玩而玩。他在紧张的读书、工作、写作之余打打麻将,寓工作于娱乐之中,把打麻将看成带休息的思维和工作。
    新中国成立后,毛泽东偶尔也打打麻将,可是当大家正打在兴头上时,他常突然站起来告退,使大家不知所以然。后来大家才弄明白,原来,毛泽东打麻将既是为了换换脑筋,也是为了清理一下自己思考问题的思路。而在他站起来时,就是已弄清或发现了一个正在考虑的关键问题,故而急忙起身,继续工作。据说这个习惯是他在战争年代养成的。

“搬砖头”中有辩证法

    毛泽东勤于思考,善于对世间事物进行比对,常能从平凡的事情中悟出许多道理,并把它们和现实社会的政治生活联系起来。就是从打麻将上,他也常会借题发挥,讲一些引人深思的哲理。
有一次,毛泽东和叶剑英等人打麻将。开始时,毛泽东幽默地说:“咱们今天‘搬砖头’喽!”大家以为他只是随口说笑而已,谁知他又连说了几遍“搬砖头喽”、“搬砖头喽”!
    毛泽东察觉到在座的人不理解,就解释说:“打麻将好比面对着这么一堆‘砖头’。这堆‘砖头’好比一项艰巨的工作。对这项艰巨的工作,不仅要用气力一次次,一摞摞地把它搬完,还要开动脑筋,发挥智慧,施展才干,就像调兵遣将,进攻敌人一样,灵活运用这一块块‘砖头’,使它们各得其所,充分发挥作用。”
    大家这才明白他说“搬砖头”的含义,都笑了起来。毛泽东接着说:“打麻将有辩证法,有人一看手中的‘点数’不好,就摇头叹气,这种态度,我看不可取。世界上一切事物都不是一成不变的。打麻将也是一样。就是最坏的‘点数’,只要统筹调配,安排使用得当,会以劣代优,以弱胜强。相反,胸无全局,调配失利,再好的点数拿在手里,也会转胜为败。最好的也会变成最坏的,最坏的也会变成最好的,事在人为!”说到这里,毛泽东爽朗地哈哈大笑。
    还有一次,毛泽东把麻将同反封建迷信联系起来,他说麻将和神一样,都是人做的,目的都有用,不过用处不同。人们打麻将是为了消遣和娱乐,而神则不同。人们创造神是为了征服自然,主宰世界,借他来实现自己的理想。人们创造的龙王就是为了让上天行好事,四方呈吉祥。

摘自福州《福建党史月刊》

 

 

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 TEL:8610-88132980 FAX:8610-8813057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