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纪要

 

               弘扬中华麻将文化精髓 倡导健康科学文明竞赛

——第三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纪要

  由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、 中国艺术研究院休闲研究中心、北京东方铁人体育有限公司、港中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、中国麻将网站联合举办的"第三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"于2005年10月28-31日在北京平谷金海湖旅游区举行。

  来自国内外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150余位选手和会议代表参加了第三届中华麻将论坛及公开赛。

  中国著名哲学家、教育家、玩学家于光远,中国著名理论家、原中央党校副校长龚育之,原国家体委主任李梦华,原科技部副部长韩德乾,原国家体委副主任徐才,原全国工商联副主席王治国等领导出席中华麻将论坛。

  与会各国麻将组织代表及其他国际友人有:日本麻雀竞技组织委员会会长大隈秀夫、日本麻雀竞技组织委员会委员名木宏之、日本麻将体育协会成员清野滋、张建民、美国国家麻将联盟主席露丝·昂吉尔全权代表拉里·昂吉尔及大卫·昂吉尔、美国麻将游戏顾问汤姆·斯洛珀、欧洲麻将联盟主席暨德国麻将联盟主席乌韦·马汀斯全权代表帕克里特·斯蒂芬(法国麻将协会主席)、法国社会麻将协会主席马赫·劳伦、丹麦麻将协会主席全权代表亨利克·莱瑟、匈牙利麻将协会主席博达·安德雷斯等人士。

  中华麻将公开赛赛场大厅两侧分别悬挂 于光远 先生题写的“品”(即人品、棋品:入局斗牌,必先练品;浑涵宽大,品格为贵)和“静”(即平静、沉静:得牌勿骄,失牌勿躁;尔雅温文,斯为上乘)两个大字。简单而庄重的开幕仪式后,裁判员和运动员庄严宣誓:“以品为上,遵守公德,公平竞争,弘扬正气,服从裁判,尊重他人,自觉修养,益智强身。

  10 月 29 日 上午 9 : 30 分在于光远先生击鼓后,第三届中华麻将公开赛正式开始。

  当天下午,中华麻将论坛在美丽的金海湖畔的北京育新苑宾馆举行。 马惠娣 女士主持了论坛。她说: 中国是一个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大国,由我国劳动人民创造的游戏活动形式之繁多、历史之久远当属世界之最。从有史记载的先秦时代的斗鸡、走狗、六博、踏鞠等古老游戏形式算起,中国的游戏已具有 5000 年的历史,如果从地下挖掘的考古材料看,中国的游戏历史可以追溯到遥远的原始时代。

  中国是麻将游戏的诞生地。据有关专家考证,麻将的初始形态脱胎于 博戏,而博戏的产生至少在殷纣王之前。

  毛泽东曾将麻将誉为中国三大国粹之一,是中国传统文化遗留给后人的一笔财富。麻将不仅是中国人喜闻乐见的娱乐休闲方式之一,也是世界各国人民喜爱的一种休闲方式。
中华 麻将游戏是中国人智慧的结晶, 麻将游戏的旨意和精神在于:“入局斗牌,必先炼品,品宜镇静,不宜躁率,得牌勿骄,失牌勿吝,顺时勿喜,逆时勿愁,不形于色,不动乎声,浑涵宽大,品格为贵,尔雅温文,斯为上乘”,这一主旨正是中国和谐思想在麻将文化中的体现。

  为了传承和弘扬这一中华麻将文化传统,第三届“中华麻将论坛”的主题为:“中国麻将文化的历史、现状与未来”。主要议题:( 1 )中国麻将文化之精髓;( 2 )中国麻将产生历史的考证;( 3 )中国麻将规则的嬗变历史;( 4 )当代麻将文化精神失落的原因;( 5 )当代中国人玩麻将的现状;( 6 )中国麻将如何输出到邻国及西方;( 7 )当代西方国家玩麻将的规则考;( 8 )麻将作为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休闲方式其意义何在;( 9 )麻将应不应该列入体育项目;( 10 )相关部门应如何引导和规范麻将活动;( 11 )其他。

  整个论坛的基调仍然是倡导和弘扬健康、科学、友好的麻将文化。

  于光远 先生首先在论坛上发言 ,他提出,规范麻将的英文名字应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考虑。接着他又说,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仍然是在博弈论( 1994 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也是博弈论)方面有新建树,特别是对博弈中的决定性、机遇性、策略性等问题作出了更实际的方法。而麻将充满博弈思想和理论,在这方面中国人应当有作为。麻将在数学与方法上与博弈论有着极其密切的联系,也是麻将的科学性之所在。他还指出,中国应当建立和开展对游戏和竞赛的研究,提倡游戏和竞赛文化。遗憾的是,在中国的高等学校中还没有一门有关游戏理论的课程,没有一个游戏的专业。这不是什么优点,而是弱点。当前许多人把麻将当成赌具,用麻将游戏进行赌博,给社会带来各种不良的影响。甚至把这一过错强加在麻将身上。把麻将用于赌博,乃人的问题,而非麻将之过。当今麻将文化存在的衰落现象,应特别值得注意。

  韩德乾 先生指出, 对于人民大众的休闲娱乐生活,各级政府应当加以引导。现在许多老年人都把打麻将作为消遣的方式,其中相当多的人都有“赌”的心理,虽然赌资多少不同。据说,不搞点钱,便不被刺激。把麻将当成赌具,这是对麻将文化的一种扭曲。因此,建议把中华麻将变成一种运动项目,组织友好竞赛。这样既可以丰富人民大众的业余生活,促进相互间的友好交流,又可以成为一种智力游戏,防止老年性脑衰退。有关组织应不断完善游戏规则和竞赛规则,尽量达到科学化、标准化、国际化、规范化。

  李梦华 先生指出, 麻将游戏在我国相当的普及,体育工作者有责任规范麻将运动的规则与比赛,把它引向良好的方向。这其中有很多工作要做,比如完善统一的游戏规则和比赛规则,特别是注意外国选手能正确地理解我们的规则,这方面他们很急需。弘扬麻将文化、输出中国游戏和智慧,我们责无旁贷。现在许多国外的游戏被引进中国,成为我们喜闻乐见的游戏。而麻将也成为世界人民所喜爱的游戏形式,我们也有责任向世界输出我们的游戏品类。让麻将文化为世界和平服务,为世界人民服务。

  徐才 先生指出 :麻将文化有三个特点:高级、高尚、高雅,即麻将是一种高级的智力游戏,一种以人为本的文化精神,一种融洽大方的休闲活动。 10 多年前于老就开始倡导和弘扬麻将文化的工作,我和李梦华主任都曾参加过,但多种原因没能继续下去。现在于老又在推动此事,正在补政府之不足。但事实上利用民间形式加以推动也是有效的。麻将是中国文化亮点之一,是中国智慧的表达。我们可以利用现代传媒技术手段,比如拍电视、电影、书、报、刊,介绍麻将的起源,与麻将有关的故事、逸事、人物等等。要输出我们的文化,而且麻将游戏在国外有广泛的受众群体。“韩流”正在“袭击”我们,靠的是电视剧;“美流”渗透我们靠的是唐老鸦、麦当劳、好来坞大片。中华民族是一个文化大国,但我们还应该做一个文化强国。

  龚育之 先生提出二个问题 :其一,关于麻将的地位问题。他认为,新中国以来,政府曾禁止过赌博,但从未禁止过打麻将。麻将是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,有广泛的群众基础,老百姓容易参与。当然,中国文化中好的东西太多了,比如昆曲,但是大众参与就比较困难。在我国体育项目中,有桥牌比赛,为什么麻将就不可以列入比赛?对待麻将应该给予“国民待遇”。他还说,过去的革命者,也包括毛泽东都曾把玩麻将作为消遣的方式之一。这些逸事在一些人的回忆录中都曾披露过。无论如何,当前这种“既不提倡导,也不予禁止的态度”不是办法。对于消极的、颓废的、陈旧的倾向要加以引导,而不能坐视不管。其二,要统一竞赛规则,同时也要考虑增强规则的娱乐性、合理性、技巧性,以满足初学者和老年人的需要。

  孙小礼 女士 指出,大力宣传健康、科学、文明的麻将文化,尤其要在干部队伍中进行普及(相当多的人要么利用麻将赌博,要么把玩麻将看做是“邪门歪道”)。政府不喜欢麻将,是因为它有糟粕的一面。(龚育之插话:如果说麻将赌博是糟粕,那么赌球、黑哨、赌马,甚至赌那个人先迈左脚、后迈右脚,不都是糟粕吗!还是光远说得对,麻将赌博,乃人的问题,而非麻将之过。)考虑一套科学的记分方法,变筹码记分更好。

  李梦华 :还可以考虑参赛选手升段的问题。

  于光远 :我建议办一个内部刊物。我知道复旦大学和青岛大学有两个教授发表过研究麻将的文章,将来可以做些组织工作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。比如麻将的起源、历史;麻将与政治;麻将与休闲;麻将与历史人物;竞赛和赌博的关系等等,都可以讨论。当然,赌博要坚决地杜绝,竞赛要提倡。我曾经建议在王府井和中关村成立“战略性游戏俱乐部”,以麻将博弈理论为基础,开展有创造性的、有创意活动的游戏。可以活跃思维,提高企业决策能力。

  杨小英说: 第一,从现在起,我们应多做些实实在在的调查工作,比如我们已有哪些关于麻将的研究成果、有哪些人在做研究、文学作品中对麻将的描写、麻将和传统文化的关系、麻将器具的种类以及麻将赌博究竟是一个什么现状等等。第二,建议政府既抓麻将的竞技比赛,也抓大众普及,甚至在大学中开设体育项目,组织麻将竞技比赛队。

  北京东方铁人体育公司总经理,大会组委会秘书长江选旗 介绍了整个会议的筹备情况,通报了国际上麻将比赛的动向,以及取得的学术研究成果。

  论坛期间,有关方面人士接触了日本、欧洲、美国等国际麻将组织的成员,就有关问题进行交流与对话,并达成了多项共识。成立了“世界麻将组织委员会”,与会各国代表成为这个组织的成员。一致推举 于光远 先生为世界麻将组织委员会主席, 江选旗 先生为秘书长。

  同时还成立了“麻将休闲文化俱乐部”,其宗旨是:广泛传播健康、科学、友好、文明的麻将文化;为麻将文化正名、正气、正身;为丰富人民大众的业余文化生活探索麻将游戏的新规则;呼吁所有玩者远离赌博,倡导益智强体的麻将运动项目。于光远、龚育之、李梦华、徐才、韩德乾、宋直元、王治国、孟苏、孙小礼、牟素珍、刘华等为首批俱乐部会员,马惠娣为“麻将休闲文化俱乐部”的召集人。

(本纪要由马惠娣整理,其内容未经发言者本人审阅,失实之处由整理者负责。)

      

 

 


中华麻将公开赛组委会 TEL:8610-68229720,88132980 FAX:8610-68150235